返回

别慌!农门肥妻她有物资空间 第285章:对立关系

杨初意眼眸深沉,“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个人,也许是个神,也许这一切,只是命运的安排。总之,我们今天死不了就对了。”

那朵乌云似乎在积攒着力量,或者说,它也在等待着最好的时机。

杨初意把方至诚摁在怀里,哄骗道:“听话,我如今有乌夷族神力护体,雷是伤不了我的,你要是挡在前头,那我就功亏一篑了。”

杨初意心想,上次穿越时已经被雷劈了一次,所以这雷霆之击,她应该算是承受过了吧?

可没想到,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乌云中心迸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芒,闪电迅速朝地面劈去,强大的冲击将杨初意和方至诚掀翻,惊天动地的雷声也震得他们耳朵嗡嗡作响。

“初意。”方至诚感觉整个人的脑袋都是嗡鸣声,视线也是模糊不清的。

可方至诚知道,是杨初意扑在了他身上,这才让他们避过这一劫。

方至诚涣散的眼神才终于能聚焦,还未看清身上的人情况如何便被从天而降的豆大雨滴扎到了眼睛里。

人们欢快地鼓掌、跳跃、呐喊:“下雨啦!”

“我就说嘛,老天爷眼睛是雪亮的,可恶的是人!”

“没错,老天爷什么都知道,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我们总会因为某些事,某些人,一次次对生活失去信心。

人类脆弱而坚强,身处黑暗,无论多么灰心丧气,可只要某一件事击中我们心灵深处的那一道光,我们便又能坚强地站起来,重新对抗生活。

雨水是希望,也是胜利,是人们站起来的决心和信仰。

方至诚也小心翼翼又万分疼惜抱着杨初意站了起来,杨初意因着岚的施法,又受了闪电一击,实在有些撑不住了。

暴雨将大火熄灭,也浇得人们浑身湿透了。

雨后阳光灿烂,七彩佛光从云层上洒落,惹得在场的人惊叹不已。

方至诚心急如焚,他只想要冲出去,好好找一个地方让杨初意休息。

可当他抬头才发现,朝廷和岭南王府的人,还有那些被诅咒过的几个家族的后人都如狼似虎的盯着杨初意。

杨初意现在是唯一的乌夷族人,所以解开诅咒全得靠她。

其中就以岭南王府之人和朝廷之人两相对抗。

杨初意和方至诚怎么都没有想到岭南王府,来人之中竟有木棉。

岭南王府的人喊话道:“圣女,您和我们世子有交情,和木棉又是姐妹,我们府邸离这很近,您不如去我们那养伤,我们的大夫医术高明,定能为您效劳。您觉得呢?”

杨初意轻蔑一笑,“我去了也见不到你们世子,我为何要去?若他真的有诚意,请他本人亲自过来,只要他出现,不用你们劝,我立刻动身。”

杨初意猜测杜公子根本不在王府里,什么装病都是骗人的,搞不好,姜雨眠的事就有他的手笔。

那人礼貌微笑,温和有礼,“世子得了急病,没法出门见人,还请您体谅。”

杨初意冷哼道:“你方才不是还说你们的大夫医术高明吗?既然连世子的病都束手无策,那叫我去做甚?!走不了路那就抬着,你们下人伺候着,只要你们有心,这有何难?”

那人强装镇定,“您可以先和木棉姐妹叙旧嘛。”

杨初意质问他,“叙旧?去到了你们府邸,她要说的话,要做的事,恐怕皆不是她心中所思所想。你说,我们如何能叙姐妹之情?”

那人被噎住,忙打眼色让木棉拉关系。

木棉那双勾人的眼如今变得十分无神,她心中思绪万千,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你?”

杨初意未等她说完便直接开口回答,解开她心中的疑惑,“不是,没有,始终真心。”

我不是一开始就是乌夷族人,所以没有骗你,也没有利用你的感情,没有假装和你做朋友。

你我相交,全是意气相投,真心相待。

木棉听到杨初意的回答,眼睛这才有了亮光,“那就好。”

木棉清楚知道抵住自己腰后心的东西是什么,她并不会傻到自我欺骗,背叛主子和救命恩人除了身心的煎熬,还要面对什么样的下场,她最清楚不过了。

木棉这一生活着的目的好像就是为了解开家族的诅咒,她原本以为自己面对乌夷族人时心情会很激动。

可事实上,木棉感觉自己的心情并没有太多的起伏,惊讶和担心多过激动,也许是因为对面这个人,是她的朋友。

其实这个家族的诅咒非常容易解开,那就是,不想让孩子受苦,就不要生他们出来。

大人自己做了决定,孩子们便要为先辈们做的事而赎罪。

不,如今还没有人赎罪,他们只是想着怎么解开诅咒,愤恨多过悔恨,甚至没有正视自己的问题。

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她此刻才明白?

而且放着美好的人生不过,竟然将解咒奉为一生的责任,真是太可笑了。

真正的赎罪应该忏悔,应该做善事,应该向世人公示自己的恶行,而不是想着怎么卷土重来。

木棉释然一笑,明媚如雨后彩虹,动人心魄,勾人心魂,“初意,愿我们都能勇敢做自己,再见了,我的朋友。”

她说完转身便走,背后那把尖刀一下子就暴露在众人视线里,上面是一抹血红。

木棉是杜公子的人,一般人哪敢就地处决她,但她如此行事,简直将在场的岭南王府一干子人马的脸扔到地上踩。

杨初意心中五味杂陈,木棉坚决的背影渐渐被其他人遮挡,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

杨初意当然没有站在任何一方队伍里,凤藻国如此不堪,她根本不想为他们解开什么诅咒。

可岭南王,难道又是个善茬吗?

手握重兵却屡次拒绝出兵抵御外敌,甚至施计引起两国战争,然后再去赚名声。

岭南王是不是这么威武杨初意不知道,但她害怕他们和敌国有勾结,不然这被攻破的城池一下子就收回两个,偏偏最关键的却迟迟无法拿下,这不得不令人多想。

杨初意没有轻易做出选择,那就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而木棉,她已经勇敢作出了决定,除开彼此情意不说,如今她们两人的确在对立线上。

凤藻国这边还没开始喊话,便被岭南府埋藏在群众里的人揭了他们的底子。

从朝颜之死,到瑶山事件,事无大小,巨细无遗,说得好像这人当时就在现场似的。

其目的很简单,就是让杨初意觉得选择凤藻国圣主,就是在将践踏先族长和族人的尊严。

凤藻国的回击很简单,说他们通敌卖国,不顾全国老百姓的安危就够了。

再煽情一下,拿杨初意和方至诚的亲朋好友,和今天所有为他们祈祷的人们来升华。

这些百姓和杨初意的家人朋友毕竟生活在凤藻国,她的决定对这些人未来的生活起到了攸关的作用。

但杨初意没空听他们两方吵架,更没空理会后来居上的所谓民间正义之士,她直接开口打断众人的争吵。

杨初意冷漠道:“再吵,我下个失声蛊,叫你们全都变哑巴。”

他们一愣,但很快收敛好了表情,“您现在这么虚弱,是不适宜使用巫蛊之术的,这样子就是在消耗自己的生命,不值当。”

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杨初意听,还是在安慰他们自己。

方至诚只想带着杨初意赶紧离开这里,可他才走几步,这些人便将他们团团围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