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别慌!农门肥妻她有物资空间 第288章:炉鼎中人

此时,凤藻国九五之尊就坐在杨初意面前,向她提出第一个要求。

“既然大师说你是本国的福星和救星,那神女便施展一下你的能力,先解决了皇族血脉稀少的问题吧。”

别看杨初意表面上镇定,可只有身旁的方至诚才知道她有多紧张。

虽然她喝了圣泉,可她却一点什么特异功能都不会,杨初意都怀疑自己喝了假水了。

但这事可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然以他们目前的处境,自己还不知道要怎么死呢。

杨初意挺直腰背,冷静道:“要解咒得先知道如何施咒的,还请圣主派人将这些被施咒人的共同点总结出来,无论是生肖还是别的什么,务必要详细。”

圣主眼皮都不抬一下,“你是大师保下的人,你的能力便是他的脸面,希望他不会在你这里摔跟斗。”

直到圣主离开,杨初意才觉得空气重新流通了起来,果然上位者身上都自带一股威严啊,反正杨初意是打死也不会承认是因为自己心虚的。

下午,圣主旁边的红人福公公便将厚厚一大沓本子交给了杨初意,“神女,这是您要的东西。”

“多谢福公公。”

“您客气了。”

杨初意和方至诚立刻投入到这些资料中,可看过之后才发现,真的是毫无逻辑可言。

唯一相同的大概是这些人都没有感受到任何痛苦,是不知不觉的被下盅的,有些甚至还是朝颜死后很多年才为官的。

杨初意喃喃自语,“悄无声息,不知不觉,不痛不痒……”

方至诚不知怎么,就突然接了一句,“无声无味。”

“什么?!”杨初意脑子闪才什么东西,“方至诚,你刚刚说什么?”

方至诚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轻声重复道:“无声无味。”

杨初意眼睛一亮,说不定这根本不是什么诅咒,而是毒,白珏!

杨初意满心欢喜以为找到了线索,寻了借口打听白家的事情,却听到分崩离析的白家当年为避祸便搬离了凤都。

白珏众目睽睽之下将谢芝芝推入火海,随后自杀身亡,白家被大火吞噬,只剩两具焦尸的消息。

花园凉庭内,几条红鲤鱼正在水里悠闲的游啊游。

“好无聊啊。”杨初意托腮,一脸烦闷。

“那我们走走吧。”方至诚立即接话。

“那好吧。”杨初意兴致缺缺,然后在宫里到处晃,一晃就是一个多时辰,晃得不远不近跟在身后两名小宫女一脸生无可恋。

一连五天,杨初意和方至诚就这么整日整日漫无目的地闲逛着,惹得跟在他们身后伺候的宫女都崩溃了。

今天是个大晴天,万里无云,阳光灿烂而毒辣,两个小宫女整个人都蔫了。

两人小宫女再也支撑不住,在杨初意和方至诚进入一冷宫时直接坐在门口休息,美其名曰,守门。

杨初意和方至诚趁机绕了个道,翻墙而出,直奔心中怀疑的地方,太上皇生前求仙问药的炼丹房。

太上皇当然没能修成长生不老之身,反而倒在了炼丹房,听说死状非常恐怖。

虽然当今圣主封锁了消息,也把当时在场人员都杀了,并下令严禁谈论,但是这种消息在宫女太监之中,特别是在冷宫,或者比较辛苦的地方,偶尔还是有人说起的。

杨初意走进这所谓的炼丹房,只见房中有三个炼丹炉,两大一小,屋内似乎还弥漫着浓浓的药味。

杨初意想上前揭开大的那顶丹炉,却被方至诚拦住,“小心,我来。”

方至诚比较谨慎,他还围着丹炉看了一圈,立刻已经发现了异样,他赶紧将杨初意拉到身旁,越发仔细观察起屋内和院子周围的情况。

这炼丹房如今还留有一名小太监打扫,可对于一个已经废弃的院子来说,这里不免打扫得太干净了。

近日来他们两人去过不少冷宫或者被废弃的禁地,皆是满目污尘,蛛网遍布,从来还没有遇到这么干净的地方。

虽然这里是太上皇曾经待过的地方,但这似乎不太寻常。

方至诚找了根木棍缓缓打开顶盖,却被里面的情形吓了一大跳,手一松。沉重的铜盖哐当一声重新扣了下去。

“啊!!”杨初意平时挺冷静的一个人,而且来之前对这里怎么也说是有些心理准备的,可没想到事情远远超乎了她的想象。

她后退几大步,惊恐叫出声,而后怕被人发现,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

方至诚这么板正的人也被吓到五官扭曲,出了一身冷汗,愣了好久才回过神去安慰杨初意,“不怕不怕,我在呢,没事啊。”

里面是人彘,砍去四肢,挖去眼睛,泡在毒药里的人彘。

杨初意被吓得心砰砰乱跳,呼吸全乱了,在方至诚的怀里待了好一会才能冷静下来。

方至诚觉得此事不简单,此人手段残忍,此地恐有危险,急忙道:“初意,这里不安全,我们回去找人来吧?”

杨初意冷静下来后瞬间想了很多,脑子虽然可以思考了,但说出口的话还是颤抖的,“别叫人来,他手段虽残忍,但里面这女的活该。”

“你知道里面的人是谁了?”

“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谢芝芝。”

杨初意话音才落,便有一小太监模样的人悄无声息从他们后面走了出来,语气里有几分赞赏,“你倒是有几分聪明。”

杨初意没有一丝怀疑,直接叫出眼前人的名字,“白珏。”

他没说话,踱步走到丹炉旁,漫不经心地敲了敲丹炉,“这么好的立功机会,再不抓住可就要飞走了。”

杨初意无所谓道:“相比让他们抓住你,我觉得一睹你真容或保住你似乎更重要。”

白珏凄然一笑,“我已不复当年模样,见了唯有失望,还是留点想象的好。况且这世上再也没人值得我以真面目示人了,即便你如今流着蓝色的血,可依然不够格。”

杨初意为白珏和朝颜的爱情感到很悲伤,“上天的确无情。许多人一生都在渴求一段真挚的爱情,渴望遇到一个情深不悔的人。可无人告诉他们,要拥有这样轰轰烈烈的爱情,需要拿什么来交换,又或者,遇到了也只是遗憾而已。”

白珏想起了朝颜,在自己的心里,她还依如当初那般美丽,可他已经沧桑如废纸了。

沉默片刻后,白珏幽幽说道:“有些遗憾是老天造成的,有些遗憾是人为的。如果当初,我不那么执着的话……”

方至诚却道:“你做不到的,爱一个人是什么心情,我深有体会。除非能窥见结局再重来,可若能重回当初,比起放弃,你怕是殚精竭虑也要想办法改写结局,和爱人长相厮守的。”

白珏脸上尽显哀伤之色,“真有时空转换的机缘便好了,那时我便是杀光所有虚假之人,也要让她无忧无虑的活着。”

杨初意摇头,“你若变成那样,朝颜会很心痛的,到那时,她还会快乐吗?况且我觉得她并不是一个弱女子,伤她、害她之人,她已经亲手解决了。”

白珏一下子就变了脸,“你是来当说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