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霍格沃茨开始的黑魔王 第023章 例行询问

暴风雨很大,霍格沃茨就像是雨夜中的巨兽,屹立不倒。

再度回到宁静的霍格沃茨城堡时,李由选择直接进入女厕所。

午夜的霍格沃茨女厕,静悄悄的,看起来一个人都没有。

李由径直走向最后一格,打开了厕所门,看见另一个自己正坐在马桶上。

“汤姆·里德尔真是个恶心的人。小李子,也亏得你和他一起同处了这么多年。”

此时复方汤剂的药效刚刚失效,眼前之人面容变化,可爱的脸上还带着不满。

李由听着薇薇安的抱怨。

“你才和他独处了几个小时就有这么深的感悟?”

薇薇安锤了一下李由。

“这次我可是帮了你这么大的忙。”

薇薇安并没有问李由消失的几个小时去了哪里,也来不及问。女厕所外,响起了一阵喧扰。

几个教授聚集在了一起,细碎的声音零零散散,但是李由和薇薇安还是听到了其中最为主要的信息。

阿芒多从法国回来了!

……

暴风雨之中,四匹神俊的伊瑟龙拉着马车穿梭,向着古老的霍格沃茨而来。

林场开守奥格披着雨衣,早已经在广场上等待。

身为一个老辣的猎手,他懂得如何在这恶劣的环境中,让飞马马车成功着陆。

伊瑟龙踏向地面,又向前跑了十几米,才平稳着陆。

马车车厢门打开,阿芒多校长走了出来。

长途旅行让阿芒多有些疲累,可他并没有松懈。

看了一眼天空,这暴风雨中蕴藏着的魔法力量虽然已经渐渐淡去,但是他的心却悬了起来。

“奥格,等会将那夜在禁林之中发生的事情详细地告诉我。”

正在照顾伊瑟龙,打算将它们放回禁林圈养地的奥格听了阿芒多的话,随口一言。

“好的,校长。”

除了邓布利多之外,霍格沃茨的教授差不多都到齐了。

能够在霍格沃茨教学的,都是巫师中的精英。

阿芒多是个严格的人,眼里容不得沙子,对于教授的要求更高。

他匆匆看了一眼,便发现了异常。

“弗兰奇教授呢?”

教授们互相看了看,谁都不知道老弗兰奇去了哪里?

“通知学生会主席和各个学院的级长,让他们将学生召集到礼堂中。另外,找到弗兰奇之后,让他来我办公室。”

霍格沃茨的校长一声令下,本在暗夜之中熄灭的灯火再度亮了起来。

校长的办公室中燃起了火炉,暖意驱散了风寒。

“汉普莱先生,本来在这个时间,我应该喝上一杯南瓜汤,然后在舒适的床上睡上一个好觉,用以平复旅行的疲劳。”

阿芒多看着眼前外貌迥异的外邦人,目光之中带着警惕。

“我深有同感,阿芒多校长。本来在这个时候,我也应该躺在天鹅绒的床铺上,进入梦乡。”

天鹅绒?

我才用细软呢,这小子居然用上了天鹅绒?

阿芒多心中奇怪,当初他批的经费,足够布置这么豪华的起居用品么?

“我从奥格先生那里了解到,你用邓布利多教授批的授权书,进入过禁林。可我看了这份授权书,是假的。”

这个时候,阿芒多本来浑浊的双眼变得犀利起来。

“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么?”

“邓布利多教授告诉我,要学习意念召唤,如果有独角兽的帮助,会容易很多。”

李由给了理由。可在这句话里,阿芒多真正在意的却是意念召唤这个词。

压抑住心中的惊讶,阿芒多眼眸之中那份犀利之意重新隐藏了起来。

刚刚回到霍格沃茨,阿芒多便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魔法波动。

除此之外,还有弗兰奇教授失踪的事情和眼前这份授权书造假的事情。

当然,就算阿芒多再怎么具有想象力,也不会将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

“听说你在禁林之中击败了一只吸血鬼,能够将这件事情告诉我么?”

“当然!”

“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

阿芒多揉了揉太阳穴,看了看时针摆动,已经一个小时了,这个东方人还没有讲完的意思,趁着他话语的间隙,打断了他的话头。

校长室悬挂着的历代校长的肖像图中,如今都是没有了主人的踪迹。

“汉普莱先生,如果你去当一名吟游诗人,一定会很优秀的。”

眼前的小子仿佛没有听懂阿芒多话语之中的讽刺之意,脸上还泛着红光。

“其实我的理想是在毕业之后当一名美食家。阿芒多校长你是知道的,如果……”

“好了!”

眼看这小子又要夸夸其谈起来,阿芒多再度打断了他。

“以你所犯下的错误,足以开除出霍格沃茨。不过考虑到你救了独角兽的事实,学校决定将你关一个礼拜的禁闭。”

“阿芒多校长,您真是一个客观而公正的人。”

“好了,你先回礼堂吧!”

便在李由离开之后,校长室的大门缓缓关闭。

阿芒多用手撑着额头,本来有些混涨的脑壳因为这个小子的到来,变得有些疼了。

如果可以,阿芒多是真的想要将这小子开除出去。可他毕竟是邓布利多的养子,阿芒多不可能独自做这个决定。

外面的情势如此紧张,霍格沃茨内部又接连发生了糟糕的事情。

弗兰奇的消失和那股异常的魔法力量波动,都让阿芒多心中烦躁。

他找不到头绪,也不知道该从哪里着手?

“究竟是怎么回事?”

……

礼堂之中,一片祥和。

二十四名级长也有一大半已经进入梦乡。

看着管理员皮格拎着煤油灯将李由带了回来,站在礼堂门口守夜的莫萨克松了一口气。

“怎么回事?”

“只是例行的询问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听了李由的话,管理员讥讽的声音响起。

“都要被关禁闭了,还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么?小邓布利多先生,能够在刚进霍格沃茨不到半年就被关一个礼拜的禁闭,这样的学生,我做了三十年的守门人,可还是头一次见到。”

“关禁闭,为什么?”

“他伪造了邓布利多教授的授权书,进入了禁林,还与一只吸血鬼发生了冲突。”

管理员的话刚刚说完,墙壁上一头幽灵忽然钻了出来。

“什么?小邓布利多闯入了禁林并击败了一头吸血鬼?”

“皮皮鬼,你小声点!”

管理员压抑着愤怒的声音。霍格沃茨每一任管理员,与皮皮鬼都是宿敌。

皮皮鬼非但没有听劝阻,反而在礼堂中来回飞掠,扯着嗓子喊了出来。

本已经睡着的年轻巫师们纷纷起来,听到了这个爆炸性的新闻,沸腾了。

“小邓布利多先生,看来你回礼堂已经不合适了,我要立刻执行阿芒多校长的禁闭命令。”

李由耸了耸肩膀,一脸无所谓,在喧嚷声之中,向着地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