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前女友是女皇 第30章 运气爆棚

李执虽是管事,但级别也不算很高,经常要外出跑腿,帮老爷干一些脏活累活,也正因为要经常跑腿,各种乱七八糟的消息反倒知道一些。

荆秀因雪糖出名,与人合撰《三字经》,还有十首堪称名篇佳作的好诗,一下把他的名声拔高好几层,自然也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少年才子。

李执也是好奇心的驱使,暗中打听到了荆秀的另一些情况,皇商、黑衣卫校尉,入职第一天就斩杀太子余孽林桦立功,但也因此而与林家结仇。

林家因尹家父子伤人被抓一事乘机介入,目的只是为了恶心荆秀,就算荆秀输了,毛事都木有,反倒显得林家小肚鸡肠,格局小了。

林家如此斤斤计较,庞老爷想抱林家的大腿,就算跪添,但林家的大腿那么好抱嘛?

李执仔细思量一番,他觉得这事风头一过,且不说荆秀会不会利用黑衣卫的身份暗中打击报复,县尊周世豪绝对下死手,往死里整庞家。

郑横落了周县令的面子,庞家又击鼓鸣冤,等于是连抽了周县令两记响亮的耳光,虽说幕后主使是林家,但林家势大难搞,郑横是县尉,手握一县的兵权,加之背靠林家,也有点难搞。

周县令只能把满腔的怒火发汇到庞员外身上,现官不如现管,周县令变着花样整庞家,林家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好吧,庞老爷就是一傻叉炮灰而已。

自家老爷傻叉,变成林家的炮灰,他可不想被周县令不阴不白的弄死,唯有把傻叉老爷卖了,转抱荆秀的大腿。

荆秀与武家合作,拿下武家的陇西村田庄,又花大价钱把田庄附近的那一大片荒地全都买下,虽不知道他有何规划,但绝对有大动作。

也正因为这样,他看好荆秀,要抱他有粗大腿再正常不过,而且还能借此机会躲避周县令的杀手,一石数鸟,怎么算都划算。

“程啸云的动作怎么这么快?”荆秀思索了好一阵才出声询问,也算是接受了李执的诚意。

不过他心中存有一个疑惑,从田庄到县衙,他一刻都没有耽搁,但林家似乎已经提前布好局,难不成能有窥测天机的牛笔本事?

“是郑横县尉在县衙大门看到了秀公子……”李执回道,他也是无意中套了一下郑横的口风,没想到郑横没有一点隐瞒,全都说出来。

林家把荆秀列入必杀的黑名单上,郑横是林家的狗腿子之一,自然看过荆秀的画像,默默的记在心里。

荆秀进县衙找县令周世豪帮忙,刚好被郑横看到并偷听到两人谈话的内容,心中狂喜的郑横亲自通知狱卒,无论用什么理由借口,都要阻止周县令放走尹家父子,同时赶去林家禀报邀功。

林家人派幕僚程啸云负责操作此事,这也是林家出手速度快到让荆秀和周世豪都惊讶的原因。

心中的疑惑开解,荆秀暗中松了一口气,他低声交待了李执一番,留下五百两银票的慰问金,大步离去。

李执笑得嘴巴都合不拢,新老板可比旧老板大方了N十倍,如果做好新老板交待的事,另有重赏,发财了,哈。

他现在心情大好,屁股也感觉不疼了,牛笔烘烘的甩给婆娘二百两银票,然后雇一辆马车赶往庞家庄。

在李执起程没多久,荆秀和巴三虎也骑马赶往庞家庄,他不知道周世豪能帮他拖延多久的时间,就算实在拖延不下去,尹家父子挺多挨板子吃点苦头,有周世豪在,断然不会被打死。

所以他不想等了,先赶去庞家庄再说,庞家庄才是整出戏的重点,现在就看邵容邵中宫的反应了。

荆秀的猜测没有错,邵容邵中宫对缉捕太子余孽很上心,当燕小六带着尹无月赶来黑衣卫官署告密时,邵中宫没有半点迟疑,问清楚情况后,当即人马,兵分两路,一路赶往县衙保护证人,自己亲率一路赶往庞家庄。

以邵中宫的身份地位,原本不必如此劳累,不过燕小六按荆秀的交待,低声和他说了一句话,让邵中宫喜笑颜开,改变了主意,亲自率人赶往庞家庄。

“邵中宫,我家公子说,若有中宫亲自率队,成功率更高一些。”

好吧,傻子都听懂这话的意思,邵中宫了不想拂了下属的一番心意,脸上笑容灿烂如菊花,心里对秀校尉越发满意。

上回的功劳,皇上还没有奖赏呢,再加这次的功劳,搞不好升一级都有可能。

为预防万一,率队出发之前,邵中宫下令带足诸如军弩弓箭等杀伤力强大的远程武器。

其实,黑衣卫每次执行重大任务时,都带上强弓军弩等威力强大的武器,以防止钦犯抵抗或逃脱,只不过这一次,荆秀所辖的小组乘人不注意,顺手多带了两具受损,需要修理的军弩,在半路把军弩的编号悄悄抹平。

这么做有一定的风险,但荆秀为了整倒庞华,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他需要军弩做为脏物,才好栽脏。

冷兵器时代,弓弩是杀伤力强大的远程武器,各帝国都阴令禁止私人拥有或携带。

不过律法是立下了,但那些势力强大的世族门阀根本不当回事,他们的私军照样拥有,只是平时没拿出来而已。

若是平时,黑衣卫就算从庞家庄里搜出强弓军弩,也不算很严重的事情,多塞点银子就能摆平,但如果跟太子余孽有牵连,那性质完全变了,小事也会变成大事。

荆秀就在庞家庄附近等着邵中宫的队伍,有李执这个管事做内应,栽脏的事稳得一逼。

“围庄,如有顽抗,格杀勿论!”

将近半个时辰,邵中宫率大队人马赶到,和荆秀碰头,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当即下令包围庞家庄,抓捕钦犯。

庞华养有不少家丁打手,但面对杀气腾腾的黑甲军士,庄丁哪敢反抗,都老老实实的抱头蹲下,任由黑衣卫搜索全庄。

“秀公子,快,偏院,偏院有两个身份不阴之人……”做为内应的李执忍着屁股的疼痛,急匆匆的跑来禀报,他也是回庄之后才记起有这么一回事。

前几天,庄里来了两位客人,身上带着伤,据说是庞老爷的朋友,他也没在意,现在回想起来,搞不好是被朝廷通缉的钦犯。

反正不管是不是钦犯,先抓起来审问再说,万一是真的,那岂不是中了大彩嘛。

这么巧?

荆秀也吓了一跳,连忙让李执带路,率众扑向偏院。

身为小组的校尉军官,打头阵冲锋这种事情自然交由手下,他在一旁指挥,巴三虎持刀护卫在身旁。

十几名黑衣卫冲进偏院,没一会传来厉喝声,还有刀剑猛烈撞击的金鸣声,接着是痛苦万状的惨呼声。。

“绝不能让钦犯逃了。”荆秀大声呼喝,听到偏院里边传出交手的动静,他第一反应是“卧糟”二字,然后偷着乐呵。

泥玛这是瞎猫碰上死老鼠,哥今天的运气爆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