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前女友是女皇 第32章 又慢一步

天空一放亮,暂住庞家庄的黑衣卫和留守新月县县衙的黑衣卫都不约而同的早起,匆匆用过早饭后就押解钦犯上路,争取早点回返帝都。

不管是率队的邵中宫还是武昭,即便是荆秀,还是其他普通的密卫,这一夜都睡得不踏实,有的甚至失眠,谁不担心那些太子余孽乘夜来救人?

再傻的人都知道命是自己的,想活得久一点就得小心谨慎,所以大伙儿在夜里都提高警惕,加强戒备,幸运的是一夜平安无事。

郎尉伍昭负责的这一路人马平安顺利的押解钦犯回到帝都,把钦犯关入大牢,严加看守,这才松了一口气。

之后伍昭留守官署,郎尉唐青巡城,另外两位郎尉沈庆、关云山各率本部人马出城,前往庞家庄迎接邵中宫凯旋归来。

邵中宫兴高彩烈的率大队人马回返帝都,不过因为押着钦犯,还有庞家的十几口人,还有十几车查抄的庞家财产,行进的速度缓慢。

不过他也不急,反正功劳已经跑不掉,只要平平安安的回到帝都就万事大吉,所以他也不急。

附近的村民听闻庞家被抄,都跑来看热闹,庞华庞员外平时就欺压村民,做了很多恶事,百姓听闻他被抄家,无不拍手称快。

有一些胆大的村民甚至跪谢,直呼邵中宫是为民除害的青天大老爷,让邵中宫的身子骨都轻了几分。

这年代,名声是个好东东,邵中宫除了喜爱权力和银子,也一样喜爱名声的,自然厚着脸皮收下了百姓的称赞,甚至在给天子的密折里写上了这些内容。

“……百姓夹道欢送,痛诉庞华的累累罪行,跪谢奴婢为民除害,直呼青天大老爷,奴婢愧不敢当,此乃皇上教导有方,奴婢一直谨记心中……”

好吧,论不要脸和拍马屁的功夫,邵中宫也是宗师级的高手,天子看了,也只能笑骂着收下了这顶高帽了。

半路上,沈庆和关云山率大队人马赶到,护着邵中宫的队伍浩浩荡荡回返帝都。

等程啸云收到消息时,想要派杀手半道截杀已经来不及,只能无奈叹气,不过他也不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既然这件案子跟太子谋逆案有关联,那就必须撇清关系,郑横这个倒霉蛋就必须人间蒸发。

这一夜,县尉郑横也失眠了,原以为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桩民事案,没想到黑衣卫竟然插手,他也只能放手,惴惴不安的等待和啸云的指示。

天亮后,伍昭押走了庞华等人犯,他虽然松了半口气,便仍感觉心里莫名的发虚,直到中午,收到扈二娘传达的程啸云约见的口信,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事算是办砸了,他害怕林家恼羞成怒把他当成弃子抛弃,甚至被灭口,但显然林家并没有放弃他,否则程啸云也不会秘密约见他了。

郑横在一间大民房里等着程啸云,这间大民房是他名下的房产之一,用来养外室的,女人已经被他赶去逛荡街购物了,要过一阵才回来。

他坐在靠椅上,正想着如何跟程啸云解释,突觉后心传来椎心剧痛,令他忍不住发出痛苦的惨呼。

一只白嫩温软的小手从后面捂住他的嘴巴,力量大得吓人,他的面庞被按压着,无力的撑靠在一具温软的躯体上。

在生命流逝之际,郑横鼻中嗅到熟悉的幽香,他以前见过扈二娘几次,熟悉她身上散发出的幽香,也知道她是程啸云的得力臂膀。

可惜他啥也办不了,就算想为自己报仇也无能为力,无边的黑暗迅速将他淹没。

过了一会,一个身材矮壮,满脸腮络胡,长相有点丑的大汉从房里出来,眨眼间消失在川流不息的人潮中。

邵中宫回到黑衣卫官署,马上对人犯进行审讯,两个主要人犯撑不住酷刑的折磨,老老实实的交待了,黑衣卫按他们交待的地址名单抓人,不过晚了一步,人早跑没影了,只能悬赏通缉了。

黑衣卫虽是天子亲军,但属皇族私兵,不属朝廷的正式编制,不能发正式的海捕公文,只能以悬赏通缉的方式发文天下。

别看黑衣卫的悬赏通告不是朝廷正式的海捕公文,但加盖有皇族的徽章,反而比正式的海捕公文还要有权威,而且赏金高,基本都能兑现,是许多以帮朝廷抓捕逃犯为生的江湖人的最爱。

庞华只是一个贪得无厌又贪生怕死的地主老财,还没用刑,只看到阴森森的刑房里摆满的各种刑具就吓是昏死过去,这让负责行刑的密卫哭笑不得,忙让郎中把人弄醒,邵中宫还在等着要口供呢。

苏醒后的庞员外把祖宗八代所干的丑事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说句公道话,这倒霉催的和太子谋逆案没有半点关联,是被程啸云和郑横给坑死的。

两个伤者是郑横亲自带来的,说是江湖朋友,和仇家干仗负伤了,暂时在庞家庄休养一段时间,伤好后自会离去,只需要庞员外保密就行。

郑横是新月县的第三把手,妥妥的实权人物,比排第二的主簿还要牛笔烘烘,再牛笔的还可以无视一把手县令的命令,各种不配合,把县令给整下台。

这样的实权人物,庞华当然要拼命的巴结,又怎会拒绝郑横的请求?

至于程先生,他只见过一次面,名字不知道,更不知道住在哪里,但和郑横很熟,而且身份地位很高,连郑横都要点头哈腰的讨好他,绝壁是一条极有价值的大鱼。

邵中宫非常想捕获得这条大鱼,所以得先捕获郑横这个县尉。

不过人才出发没多久,就有手下匆匆回来禀报,郑横找到了,但人已经死翘翘了。

荆秀赶过去时,密卫已经封锁现场,经验丰富的办案老手正在堪查现场,寻找凶手可能不小心遗留下来的蜘丝马迹,另有人在讯问郑横的相好小桃红。。

小桃花和丫环秋儿逛街回来,发现郑横身死,吓得魂飞魄散,好半天才回过魂来,慌忙报案。

有几个捕快刚好在附近巡逻,接到小桃红的报案,不禁吓傻了,郑横是县尉,他们的顶头上司,现在却突然挂掉了,这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