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前女友是女皇 第36章 来挑事的

醉月居虽只是中档水准的娱乐场所,但亦吸引不少世族门阀的纨绔公子哥或勋贵子弟,原因嘛,无非是囊中羞涩,又或是冲着头牌孟香君而来。

说老实话,以孟香君的姿容气质,琴棋书画等无所不精的技艺,尤舞技出众,一点都不比那些高档青楼里的大牌差,只要她肯跳槽,妈妈绝对力捧,保她坐上头牌的位子,甚至全力资助她争夺魁首之冠。

面对各种各样挥舞的锄头和诱惑,孟香君却以报答妈妈的养育之恩为由,谢绝了所有的好意,一直留在醉月居。

她的重情重义也为她赢得了好名声,更让她艳名远播,慕名而来的书生才子、纨绔公子哥就有不少。

今儿就有以林家子弟林崇智、郑氏子弟郑孝文为首的一众纨绔公子哥来醉月居喝花酒,指名道姓要孟香君坐陪。

青楼有南北苑之分,北苑的姑娘卖艺不卖身,林崇智等一众纨绔公子哥虽有钱有势,但也不敢强迫孟香君陪酒,除非你权势滔且不顾名声,否则,还得照着规矩来。

简单直白的说,能开青楼的,都不简单,能开在帝都且混得风生水响的,更加不简单,你搞不清楚状况就敢乱砸场子,搞不好得罪一帮大佬,然后被你亲爹吊在二梁上活活抽死。

想要请动孟香君,光有银子不行,还得有才,才能让美人动心,如果本事牛笔,一亲芳泽也不是不可能。

好吧,说白了全是坑钱的套路,但有钱人偏偏就吃这一套。

林崇智等人今次是有备而来,带上了两名颇有名声的大才子,目的就是以佳作请动孟香君出场,再寻机俘获美人芳心,一亲芳泽。

好巧不巧的,孟香君竟然身子不适,不便接客,这让林崇智、郑孝文等纨绔郁闷不已,哥咋就这么倒霉?

不过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小厮随后回来禀报,随缘公子驾临醉月居,孟香君跑去坐陪敬酒,这下可把林崇智等一众纨绔给气炸了。

脸被打肿或许可以忍,但荆秀是林家的死敌,这口气无论如何也不能忍,不仅不能忍,还要借题发挥,整不死他也要恶心他一回。

在林崇智有意无意的鼓动怂恿下,郑孝文等纨绔黑着脸杀向沈庆等黑衣卫包下的大雅间,正好看到孟香君要向荆秀敬酒,心里越发不爽,当即出声喝止。

林崇智等纨绔的出现,不仅大煞风景,也等于抹了沈庆等所有黑衣卫的面子,一个个都咬牙切齿,目露凶光,杀气腾腾的狠瞪着林崇智等纨绔。

如果不是知道林崇智等人的身份,沈庆等几个郎尉早下令动手揍人。

这帮纨绔公子哥确实很讨厌,哪天落到爷的手里,让你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哼哼。

林崇智、郑孝文等纨绔不认识沈庆等人,不过能感觉到沈庆等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森冷煞气,胆气不禁弱了几分。

他们虽是不学无术的纨绔,但不代表他们是低智商的傻叉,能来醉月居喝花酒的,本身就有点不简单,再者,这么多彪形大汉围坐一起,一个个身上都带着铁家伙,还散发出直撼人心的霸道煞气,那更加不简单了。

这种人,要么是军中的悍卒,上过沙战,杀过人,才会带有直撼人心的霸道煞气,要么是江湖中的亡命之徒。

前者在军中任职,有名有姓,倒还不怎么担心,最怕的是后一种,这些江湖亡命徒不仅是狠人,大多还是脑子比他们还要容易发热的二愣子,万一发起狠来给他们一刀,那岂不是冤死了?

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这话是至理名言呐。

林崇智眼珠子滴溜一转,想到了应对的妙招,只冲着孟香君开火,忽视沈庆等人的威胁,保住了他们世家公子哥的颜面。

“香君姑娘,我等诚心而来,香君姑娘推说身子不适,我等理解,没有为难香君姑娘,但香君姑娘此刻却在这里陪着别人,让我等好伤心。”

他虽然冲着孟香君开火,但语气神态显得颇为客气,甚至带点尊敬与伤心的味道,让人感觉不到被兴师问罪的不爽感觉。

这一手玩得相当漂亮,连荆秀都不得不承认,这逼的演技,绝壁是影帝级的,能和小李子争小金人了。

“香君姑娘愿意陪谁,那是她的自由,倒是你们这些世家子,应该知道先来后到的道理吧?”见孟香君红唇轻启,似乎想要解释,荆秀忙抢先出声。

说老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脑子发热的一时冲动,还是护花心态的驱使,又或是别的原因,也可能兼面有之,反正话已经出口,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其实,他心里也清楚,即便孟香君千肯万肯,恐怕郦皇后那一关也过不了,原因很简单,两人的身份就是一道门坎。

凤舞大陆等级森严,男尊女卑,他可以不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东东,但郦皇后,忠伯等人肯定在意,即便他坚持,孟香君也不可能坐正,最多也只能以妾的身份进入荆家。

呃,哥怎么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东?

“所谓能者居之,大伙说是不是?”林崇智阴笑道,荆秀抢着搭话,正合他意,他本来就是想挑事的。

“崇智兄说的是,哈哈。”郑孝文打了个哈哈附和,他们可是有备而来,怎么也要扫了荆秀的面子才行,谁让这小子近来的风头太盛了,让他,甚至不少的哥们心里都不爽。

家中的长辈每次说事,都会提及荆秀,什么后起之秀,大有作为,前途光明神马的,听着都烦。

今儿要能把姓荆的踩下去,看那帮老家伙还怎么说?

“林公子说得对,文无第一,怎么说也要比过才知道嘛。”

跟在后边的几个纨绔公子哥纷纷点并没有附和,摆明了要来一场文斗才行。

沈庆等人看向荆秀,他们都是老油条了,自然看出林崇智等人是来挑事的,就看荆秀敢不敢应战了。

其实,他们心里也充满期待,想看荆秀大显身,把林崇智这帮纨绔公子哥的脸给抽肿了。

就连孟香君及一众姑娘都看向荆秀,眼神里充满了期待,如果荆秀再能作出一两首佳作,醉月居必名声大噪,她们也跟着水涨船高。

是人都有私心,也不怪她们有这样的想法。。

荆秀习惯性的摸着下巴,看这架势,想抽身事外好象不可能了?

“在下江淮才子许波(刘成),愿向荆兄讨教一二。”